新华社北京3月4日新媒体专电(记者张亮 潘祺)“扶贫先扶智,治贫先治愚”,让贫困家庭子女都能接受公平有质量的教育,阻断贫困代际传递,是教育扶贫的目标和使命。今年全国两会不少代表委员聚焦教育扶贫,建议延伸贫困地区义务教育的覆盖范围。

  全国政协委员、宁夏回族自治区副主席姚爱兴今年提交了一份关于支持六盘山集中连片贫困地区开展教育扶贫的提案。“现在贫困地区家庭普遍非常看重子女教育,但由于目前学前三年和高中阶段教育费用较高,对于多数贫困家庭来说难以承受。”姚爱兴说。

  宁夏西海固地区的泾源县六盘山镇马西坡村村民樊志仁对此深有体会。老樊有一儿一女,女儿今年读高三,儿子上六年级。“儿子就在旁边村小读书,花不了几个钱。女儿在县城住校,一年学费、书费、生活费算下来得4000元钱,这是我们家现在最大的一笔开支。”老樊说。

  老樊种了几亩苗木,外加打零工、当保洁员,一年收入不到1万元,大部分交了学费。供完女儿还有儿子,老樊说,虽然苦,但孩子上学的事情一点也不能耽误。

  高昂的成本也让不少农村儿童很难接受学前教育。全国政协委员、宁夏回族自治区政府参事朱玉华说,对于农村家庭来说,现在孩子上小学不但不收费,学校还管孩子的早餐和午餐,但上幼儿园负担就很重,有的农村地区甚至没有学前教育机构。因此很多农村家长送孩子上幼儿园的积极性并不高,致使农村入园率提升缓慢。

  黑龙江省鹤岗市萝北县团结镇红卫村村民盖运丽说,儿子上幼儿园的年龄到了,我把他送到离家三四十里的一个农场去读书,因为听说那儿的教学质量和条件都挺好。离家太远,就找了一个寄宿家庭,每天放学就在寄宿家庭住,周末才接回来。每个月费用要500块钱,加上给寄宿家庭的钱,感觉压力很大。

  根据姚爱兴的调研,宁夏建档立卡贫困户共有18万户70万人,大部分居住在六盘山集中连片特殊困难地区,贫困发生率17.4%。除义务教育阶段外,这些家庭每年约有13.5万名学生在幼儿园和高中阶段学校就读,因学致贫的比例达到16.2%。

  记者在基层调研发现,越是贫困的地区,对教育的重视程度越高。在一些贫困地区,不少农村家庭想方设法将孩子送到县城读书,为了照顾孩子家长不但无法外出打工,还要在学校周边租房,生活成本高、家庭负担重。

  “以六盘山集中连片特殊困难地区为例,经测算,贫困学生学前教育每人每年需支付保教费等费用3600元,其中保教费1600左右元,生活费2000元左右。普通高中学生每人每年需支付学费4200元,其中学费课本资料费1700元左右,生活费2500元左右。这样的费用贫困家庭很难承受。”姚爱兴说。

  为此,一些代表委员建议,降低贫困家庭承担的学前教育和高中教育成本十分必要。全国政协委员、宁夏大学回族研究院院长马宗保说,建议在集中连片特殊困难地区逐步实施学前三年和高中阶段免费教育政策,同时,对建档立卡贫困家庭学生全额补助生活费。

  全国人大代表、黑龙江省牡丹江市职业教育中心学校校长张亚英说,考虑到政府财力等因素,这样的全覆盖负担太重,但是可以因地制宜,根据不同的贫困程度和地方实际,将九年义务教育向学前三年延伸,或向高中阶段延伸。